首页 -> 网上会刊 -> 中国公共外交的发展及其体系构建

中国公共外交的发展及其体系构建

2011-10-25 09:24 作者:

    [内容提要]公共外交是一国政府通过对外信息传播和对外文化交流等方式,对他国民众进行说明、说服工作,旨在创造有利于本国的国际环境,进而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作为传统外交的重要补充,公共外交的价值日益为世界所认同。中国真正开展公共外交的时间并不长,建国初仅限于单一的宣传,冷战后开始建设自己的公共外交体系,总体来说取得过一定绩效,但仍有缺失,主要表现为重硬权力轻软权力、政策姿态内向、目的意识不强等。要改变这一状况,就必须做出新的尝试,包括改变思路,构建个性公共外交机制;有的放矢地改变"观念市场";确立"精英效果理论";转守势为攻势。

    历史经验证明,外交实践需贴近不断变化的世界,以适应新的挑战和国家利益的需要。随着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发展,国际社会的舆论、观念和信息等因素对一国外交政策的影响与日俱增。在这一背景下,西方许多国家开始重新审视其外交政策结构,权衡"软权力"和"硬权力"的相对重要性,把重视话语影响的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推向前台。本文试图对公共外交进行系统研究,着重探讨中国公共外交的发展和演变,评估其体系缺失,再思其体系构建。

    理论解析

    "公共外交"一说最早源于美国。1965年,塔夫兹大学(Tufts University)弗莱彻法律外交学院院长埃德蒙•格里恩(Edmund Gullion)首次使用这一概念,之后此概念即逐渐散见于各类著述中。根据 1987年美国官方的规范定义,公共外交指的是"由政府发起交流项目,利用电台等信息传播手段,了解、获悉和影响其他国家的舆论,减少其他国家政府和民众对美国产生的错误观念,提高美国在国外公众中的形象和影响力,进而增加美国国家利益的活动"。公共外交不同于民间外交,前者指一国政府对他国民众的外交活动,即以公众为受体的外交形式;后者则是以公众为主体的外交形式,是一国的民众与他国民众之间的交流活动。与政府对政府的传统外交形式相比,公共外交的行为方式是间接的,是"隐藏的说服者",在很大程度上能改变另一国政治生态,促进有利于自己的政策产出。

    作为传统外交的重要补充,公共外交在国家外交战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约瑟夫•奈认为,公共外交的价值不仅在于能获取特定时限的目标,而且具有惠及所有国际事务的潜力,是实现一国长期战略目标必不可少的部分。首先,公共外交可为国际互动创造信任机制。公共外交在现代外交政策体系中的作用日益显现,主要在于它被视为一种在国外培植信任和理解的有效工具,其重要使命之一就是向国外民众展示本国的正面形象,感化国外民众,以对本国形成亲和力。其次,这种"软性"政策是为一系列硬性目标的成功铺路,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带来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过去仅仅通过经济手段追求经济利益的做法在今天的全球化时代已不复存在,"文化与经济、情感和品牌、惯例与价值观不再分离"。国家可借助这一政治色彩相对较弱的外交形式塑造有利的宏观经济结构。信息、文化交流与经济领导人在私人层面上形成的亲密文化关联,尤其能促进政府间的经济合作,并加强商业部门和国外民众的沟通,使之接触新的信息和教育资讯,催生充满活力的大众消费社会。

    现在,公共外交对传统外交的增效作用日益为世界各国所认同。美国的公共外交是其外交政策中的一个恒常主题,一直担负着向世界散播美国价值观和思想理念的重任,今天更成了美国"国务院战略计划"的两大支柱之一。美国政府官员认为,开展公共外交是对大众媒体革命的自然适应,是与文化对政治影响力不断增加相呼应的。④其他国家也愈来愈依赖这一手段创造与国际社会对话的气氛。法国、加拿大、德国、日本等国已将公共外交当成各自对外政策中不可或缺的"中枢"和"支柱"。为了追求其世界影响力,法国正努力公关,力求提高自己在世界舞台的声音,传播独具法兰西个性的价值观、标准和惯例。加拿大政府投入巨资,向国外民众推广其"以和为上"的价值标准,以使加拿大文化得到国外族群的认同。德国当前对外政策中的核心原则之一,是创立跨越意识形态和文化障碍的对话网络,向国外"有学识的群体"讲述其价值观和准则。日本政府也正积极实施一种海外文化大战略,试图引导周边国家民众重新认识日本的形象。公共外交如果说是大国获取硬权力的辅助手段的话,那么对

    一些中小国家来说则有着更重要的意义。它们意识到,由于没有足够的硬权力,只能倚重软权力手段争夺关键的国际制高点。利用公共外交在国际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存在,是这些国家基本的对外战略模式。意大利、印度、伊朗、土耳其等国家的决策者,都把信息和文化合作的外交方式看成评估本国的海外形象以及与国外社会建立深层和稳固关系的重要指标。可以说,通过公共外交营造理解、善意和趋同的互信机制,已被各国视为与他国建立信任关系不可或缺的手段。

    发展与评估

    中国外交中虽然没有公共外交思想的系统表述,但公共外交的实践由来已久,主要表现为对外宣传、国际交流和传播活动。从思想渊源看,中国传统文化中早有公共外交思想的萌芽。历史上的许多古训至今广为称颂,比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道"得传,或"传道"尔后方能获助;所谓战争获胜三要素"天时、地利、人和"中的"人和","师出有名",以及"名正而言顺"、"言顺而事达"等等,其中包涵了丰富的公共外交思想。

    进入现代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也在不断开展公共外交的尝试,主要经历了从最初的单一对外宣传到初创公共外交体系的过程。(1)建国初的对外宣传。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壮大社会主义力量,中国外交战略集中于两条战线上,一是与苏联发展"一边倒"的关系,另一个是反对美国为中心的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这一时期中国对外宣传的范围相对狭小,主要局限于社会主义阵营以及部分亚非拉国家,宣传途径以新华社在社会主义国家和亚非拉国家设立的分社为主,并出版了一些对外宣传刊物,如1950年发行的《人民中国》、1951年创刊的《中国建设》等,都先后用英语、俄语、日语和法语等语种出版。1958年出版的《北京周报》是一份代表中国政府立场,介绍和分析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新闻性周刊,具有权威性、新闻性和资料性,在中国对外传播中占有重要地位。另外,这期间还成立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宣传目标以与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交流和了解为主,并针对两种不同制度与西方国家展开口舌之战。这一时期的对外宣传凸显意识形态色彩,与外界缺少融通与互动,主要为单向宣传。(2)改革开放后,中国对外宣传逐步走向成熟。随着对外经济开放政策的落实,国家经济不断发展,国内政治环境日益宽松,一种多门类、多渠道、多层次的全方位对外传播格局开始形成,一批新的对外宣传媒介开始创办,如英文版《中国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以及中央电视台的国际卫星频道等,成为中国对外传播的重要窗口和主要信息源。这一时期的对外宣传主要表现为国内外互动明显增加,逐渐由单向宣传转变为双向融通。宣传重点也表现出一定的主动性,但宣传集中于经济方面,缺乏以全方位国家形象工程为主体的自我意识。(3)冷战结束后,对外宣传工作的重点从强调宣传策略转向创建公共外交体系。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外交是从这个时期开始的。随着苏联和东欧国家的解体,原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呈现出分兵应战的态势,开始确立各自的公共外交定位。中国的外交压力也逐步增加,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态度由先前针对意识形态的责难转到对其他阵地的攻击,"中国威胁论"逐渐浮出水面。为平息西方社会的误解和敌视,中国开始改变对外宣传方式,逐渐形成一种复合宣传战略,公共外交体系初具雏形。国家开始把公共外交的重点放在国外普通民众身上,并通过市场机制有效地开展说服性宣传,以期达到五个目标:向外界传达中国的声音;展示中国的良好形象;批驳对中国的歪曲报道;改善国际环境;对他国的决策施加影响。与以往单一宣传形式相比,此时公共外交呈现出宣传技能上的多样化特点:既重视对外宣传也重视对外文化交流,促使文化产业更具竞争力和影响力;加强对外宣传的市场机制研究,以促进外交攻关活动;优先报道重大事件,对国外的失真报道定期纠错,做到有来有往,及时监控国际舆论状态。总之,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公共外交的目标已瞄准国家整体形象的塑造,确保外交成为经济发展的增效阀。近年来随着"和平发展"理念的深入,中国开始有意识地塑造与国际社会合作、作为维护世界和平重要力量的形象。

    然而,中国仍然面临着比较严峻的国际舆论环境。一方面,西方大国利用资金和技术优势垄断世界舆论阵地,以民主、政体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差异为借口,向中国发起舆论大战,极力封锁中国正面的声音,使许多国家的民众先入为主地接受大国的"观念要挟"。可以说,当前世界舆论市场的导向基本上为数个大国所掌控。另一方面,随着近几十年经济持续迅速发展,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日益提高,这引起原本对中国有成见的国家的担心和恐惧,它们开始鼓吹"中国威胁论",强化对中国的观念输入和舆论渗透。这些现象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中国的公共外交并没有达到积极引导国外舆论的理想效果。从内因上说,这是由于中国公共外交的发展还存在某些缺失。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