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国际格局演变与中国公共外交

国际格局演变与中国公共外交

2011-11-11 15:10 作者: 刘江永

    核心提示:面对当今国际格局的复杂性,谋求世界各国的共同安全与共同发展,提倡不同文明、不同发展模式多元共存是中国公共外交应当遵守的基本理念之一。中国正处于战略机遇期和成长期,推动中国与国际社会的相互了解与沟通,澄清是非,是中国公共外交的一项重要任务。美日两国政策走向对中国的国际环境具有重要影响,因而加强针对美国和日本的公共外交意义重大。

    当今国际格局催生中国公共外交

    目前,有两种国际格局同时存在:一种是传统的国际格局,即传统的国际关系体系。它是由国家、国家集团之间力量对比和相互关系所构成的国际关系结构及国际战略态势。另一种是非传统的国际格局。它是以“9•11事件”和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为标志出现的。这种非传统国际格局的特点是,国家、国际集团与非国家、非政府行为体,甚至是个体行为之间形成的不对称的对立冲突。包括“基地组织”在内,实际上已经形成“隐形”的一极,对美国这一极可能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平民之中,宣布对美国这“一极”发动“圣战”,构成了冷战后比任何一个国家对美国更大的现实威胁。这不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战争或冲突,但对传统国际格局和国家安全的影响非常之大。所以这种非传统格局的变化趋势是今后全面认识国际格局时不可或缺的一个视角。从上述传统和非传统国际格局两方面看,似乎可以对当前的国际格局做如下描述,并进一步认清中国开展公共外交的必要性、重要性和基本理念。

    一、全球层次:世界格局仍处于“一极多元”状态,美国这一极处境被动,影响下滑,国际力量多元化发展态势在加强。

    20世纪60年代后期,由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独立、不结盟运动的兴起,日本和德国的经济崛起,美国和苏联两个超“极”大国对抗的“两极”格局被打破,出现国际力量多元化趋势,即所谓国际格局的多极化。不过,到20世纪90年代初,在多极格局尚未形成之前,苏联这一极便告解体,实际上全球只剩下美国这一个超级大国,国际格局从那时起便出现“一极多元”的状态。除了世界原有各大力量竞相发展以外,由于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的迅速发展,跨国公司、新媒体、非政府组织、海盗集团和恐怖组织等多种多样的非国家行为体,对本国和别国产生的双重影响进一步增大。21世纪以来,在世界格局中,这种国际力量的多元化的新发展,成为非传统国际格局形成的客观要素。

    目前,这种“一极多元”世界格局的基本结构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现在世界上不可能出现与美国并驾齐驱的综合意义上的“一极”。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在综合国力方面有可能超过美国的并不是中国,而很可能是在经济、政治、安全方面逐渐融为一体的欧盟。如果美国不能改变军事安全成本过高的国家发展模式,美国经济、金融实力还可能下滑,最终沦为类似前苏联那样拥有巨大军事优势,在经济、政治方面却力量薄弱的泥足巨人。世界格局有可能向谋求多元共存方向演变。

    正是在这一大的国际格局变化背景下,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对国家、政府对政府的外交也发生着新的变化,公共外交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明显上升。作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共外交体现着综合国力的一个侧面。国家、政府的外交需要更多地面对国内外公众讲话;涉外的非外交政府官员必须具有公共外交的意识;专家学者在国际人文交流与信息思想传播方面也需要培养公共外交的能力;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媒体和各种民间团体在对外民间交往与沟通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并形成公共外交的多种平台、渠道和纽带。

    二、大国关系层次:大国关系格局目前仍是“一超多强”,但“一超”相对衰落,“多强”队伍扩大。

    大国关系格局是世界格局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从大国力量对比看,目前美国仍然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其他国家再强,在综合国力方面还强不过美国。美国是“全能冠军”,其他国家顶多是单项冠军而已。因此,“一超多强”的大国关系格局并未发生根本改变。

    21世纪以来,尽管经历了“9•11事件”、伊拉克战争和金融海啸,美国作为“一极”走向衰落,“多强”力量不断走强,但美国仍然是包括军事、经济各方面在内的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另一方面,多强也在此消彼长中扩大和发展。例如,新兴经济体、“金砖四国”和20国集团的出现,标志着20世纪60年代以来由美欧日三极主导的国际经济格局已大为改观。在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背景下,这种多强力量发展的主流还是相互依存、相互渗透,而非彼此对抗。另外,尽管军备竞赛有加剧之势,但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研发与使用受到国际社会很大约束,核大国也在裁减核武器。在增强国防力量应对传统安全威胁的同时,如何应对非传统安全,确保国家和公民的可持续安全,并占据国际道义的制高点,显得尤其重要。在这一过程中,2008年版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报告仍强调:“纵观历史,比起两极和单极体系,多极体系更不稳定。”美国今后仍会竭力维系“一超”地位,防止任何国家挑战美国的霸权。中国作为多强中最引人瞩目的后起大国容易“树大招风”,因此针对各重点大国的公共外交应得到高度重视。

    三、地区层次:以区域经济合作为主导的多元并存地区格局相对稳定;以民族、宗教和地缘政治利益争夺为特征的两极对抗格局充满危险。

    目前,地区格局出现了几种趋势:第一种是多元并存的地区格局,既表现在不同文明、文化方面,也表现在经济相互依存方面以及区域合作机制方面。例如,在东亚地区,不同社会制度与发展模式同时并存,形成东盟和中日韩的“10+3”合作机制。第二种是多元一体。多元一体是在多元并存基础上的延伸和发展。例如欧盟的一体化趋势、东盟的发展以及东盟—中国“10+1”自贸区取得的进展等,加快了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第三种是两极对抗,甚至频频发生流血冲突,这种十分复杂的两极对抗在中东地区表现明显。美国和当地的伊斯兰世界相互对立,具体表现为美国同伊朗及什叶派的深刻矛盾。而美国支持的以色列又同巴勒斯坦长期对抗,巴以两极对立牵动中东全局。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是美国的盟国,与伊朗的什叶派形成相互对立的两极,而他们在针对以色列问题上又有某些共同点,内部关系非常复杂。也门和阿联酋相距不远,在经济上却是两极分化。所以这个地区非常不稳定,必然出现局部两极对抗甚至冲突与战争。

    冷战结束20年来的历史证明,多极化发展遇到曲折与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导致局部战争爆发,往往密切相关。冷战后,美国发动的四场高科技局部战争,都与美国“独大”造成局部地区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有关。然而,物极必反。其结果是加剧了中东地区的两极对抗以及美国与“隐形”一极之间的战争与流血事件,客观上促进了国际力量多元化的发展。

    面对国际格局演变的复杂性,我们应该谋求世界各国的共同安全与共同发展,提倡不同文明、不同发展模式多元共存,在此基础上推动实现地区经济一体化,各国彼此开放市场,逐步形成多元一体的地区合作格局,在不断增强本国综合国力的同时,与世界各国共同构建和谐世界。这些应该是中国开展公共外交应当遵守的基本理念。

    中国对美国、日本的公共外交至关重要

    中美日三国是世界经济中排名前三强的国家,对世界局势有较大的影响;美日两国政策走向对中国的国际环境具有重要影响;中国的迅速发展同样对美国和日本乃至中美日三角关系产生着越来越大的影响。美国和日本的政府、公众如何认识中国与中国自身的言行关系密切。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对美国和日本两国的公共外交至关重要,大有可为。

    一、中美日力量对比变化与三边关系态势。

    从力量对比的角度看,目前整体上美国仍处于绝对优势,中国处于上升阶段,日本的确有些失落。对三国综合国力对比分八项指标做简要评估,可以看到:第一,人口排序是中美日;第二,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序是美中日;第三,人均GDP排序是美日中;第四,黄金储备排序是美日中;第五,出口贸易排序是中美日;第六,军事力量排序是美中日;第七,科技教育排序是美日中;第八,政治影响力排序是美中日。整体排下来,在以上八项指标中,美国有六项是第一,没有一项是第三。中国有两项,即人口和出口是第一,其他则排在后面。日本没有一项第一,而有五项排在末位。

    不过,目前看来,日本在中美日三边关系中的处境似乎是最为有利的。首先,从安全层面来看,因为美日是军事同盟,中美日关系格局是:“美日—中”,日美两国关系紧密,同中国则保持距离。在外交格局上,鸠山内阁执政后提出对等的日美关系与东亚共同体,日本居中采取美中并重的政策,有可能出现相对平衡的“中—日—美”格局。在贸易关系上,从日本的角度看出现“中日—美”格局,2009年日本对中国的出口是战后以来首次超过对美出口。但是,在直接投资领域则是“日美—中”格局。因为在日本的海外投资中,对美直接投资占30%以上,而对中国大陆和香港投资总额也不过占日本对外投资的9%。综合起来评估,从关系的紧密程度看,在中美日三边关系中,日本处在最有利状态,美国次之,中国处境仍然不利。但从彼此之间的关系现状看,2010年伊始,在中美日三边关系中,日本正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同中美两国关系之间的距离;中日关系相对改善而中美关系风波又起;美国则与中日两国同时闹矛盾,处境相对恶化,但同时依靠中日两国购买国债支撑经济,这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二、奥巴马访华后中美摩擦缘何接踵而至?

    关于中美关系,很重要的是要看透美国民主党上台后会有哪些实质性进步,会有哪些倒退。民主党的奥巴马上任后,否定了布什政府新保守主义政治和新自由经济主义的政策。例如,奥巴马主张今年从伊拉克撤军,并打算对华尔街加强金融监管。另外,去年奥巴马总统访华,与中方发表的联合声明也是一个进步。但是,奥巴马政府在涉及到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则在不断激怒中方,使奥巴马对华外交留下“口是行非”的印象。

    其实,美国民主党上台后在以下三个问题上一定会出麻烦,引起中美摩擦。

    第一个是美国售台武器对中美关系的冲击。为什么呢?我看至少有经济和战略两大因素驱动:一是奥巴马政府没有计划发动新的局部战争,反而可能加强对台军售。因为军火商生产出来的导弹、飞机等高科技武器放在仓库里赚不到钱,不打仗必然要更多地出售武器。二是台湾当局仍然企图通过购买美国武器壮胆,增加跟大陆要价的资本,而美国面对中国壮大和海峡两岸和解,更需要利用台湾牵制大陆,防止两岸关系走得太快。结果双方一拍即合。

    第二个是贸易保护主义对中美关系的损害。因为民主党历来在贸易保护问题上比共和党要激进。特别是当美国失业率超过6%时,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就会明显抬头,而现在达到10%以上,扩大就业已成为奥巴马政府经济政策的头等大事。在难以取得成效时,就会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缓解国内不满的压力,实际上是转嫁执政危机。中国取代日本,成为美国贸易赤字的主要来源国,必然首当其冲地成为转嫁危机的目标。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