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中国登上公共外交世界舞台

中国登上公共外交世界舞台

2011-11-11 16:33 作者: 赵启正

 核心提示:参与公共外交的各方从各种角度表达本国的国情,说明 国家的政策,表现本国文化,实质就是通过信息的沟通和交 流获得理解和支持;无论从中国发展的内外部环境,还是对 世界的影响来说,中国加强公共外交都是必然的选择;有效 开展公共外交需要从政府和公众两个层面做出努力。

 什么是公共外交

 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又译作公众外交),它和政府外交组 成国家的整体外交。参与公共外交的各方从各种角度表达本国国情,说明国 家的政策,表现本国文化,介绍外国公众对本国有兴趣之处以及解释外国对 本国的不解之处;同时在国际交流活动中了解对方的有关观点。通过公共外 交,可以更直接、更广泛地面对外国公众,从而能更有效地增强本国的文化 吸引力和政治影响力,改善国际舆论环境,维护国家的利益,表现本国的国 际形象。公共外交的实质是公众参与的信息和观点的流通,公共外交的行为 主体包括政府、社会精英和普通公众三个方面,其中政府是主导,社会精英 是中坚,普通公众是基础。简言之,中国公共外交的基本任务是向世界说明中国,帮助国外公众理解真实的中国。

 公共外交包括我们熟悉的“民间外交”,但是它的内涵更丰富,“公 共外交”包括了“政府外交”以外的各种对话方式,也包括了官方与民间的 各种直接交流。附图表明了公共外交的内涵和与政府外交的关系。

00114320db810d65bf4d14[1]

 中国为何需要开展公共外交

 今天,对于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中国来说,开拓公共外交已经成为中 国外交的必然选择。

 第一, 中国已经走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与世界有了千丝万缕的 密切联系。

 现在每年有1200万人出国(出境为4600万人),而到中国来的外国人 有2400万人,民众间的国际交往的接触面远远超过政府交往。这种交往是实 实在在的文化的双向传播。中国人向世界公民身份的转变给了我们展开公共外交的广泛可能性。随着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日益强大,中国发生的事情往往就是世界的事情,随时会成为世界舆论的主题,中国有必要通过公共外交增 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国际舆论也要求中国承担相当的国际责任,美国前几年就提出了中美应是“利益攸关者”的要求。相应地,许多国家也有与中国公共外交的积极性。中国负责任大国的身份,促使中国国民要肩负起和 国际社会沟通的责任。

 第二,公共外交是促进西方摒弃冷战思维要做的功课。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种种的原因,冷战思维依旧弥漫在西方国家中。

 所谓冷战思维,就是二战后在两大阵营冷战之间存在的一种意识形态。冷战已 经结束,但是有些西方势力仍然人为地维持对立的意识形态。对于凡是中国 共产党领导的事业,西方一些势力都有反对的倾向。同样的事情,如果印度 或巴西去做就可能没有问题,中国去做就有问题。这种偏执会产生遏制中国的政策和行为,由于意识形态的差异和利益的冲突,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 时有严重的歪曲,乃至攻击。他们连年不断地制造和炒作“中国威胁论”。通过他们强大的媒体宣传,许多外国普通人士也对中国有所误解。例如认为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缺乏民主,认为中国正常的国防建设是为了取得军事霸权,指责中国经济的发展增加了外国的失业率,甚至把中国对非洲的政策诬 蔑为新殖民主义。

 第三, 中国要继续发展必需有良好的国际舆论。

 在当代,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不仅取决于本国国情,也受制于国际环境,既包括政治环境、经济环境、军事环境,也包括国际舆论环境。要让世 界正确认识中国这个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不能寄希望于西方媒体来公 正客观地报道中国,更不能寄希望于他们主动填补早已存在的舆论鸿沟。能否把中国的真实情况,包括中国文化精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内外政策等等介绍出去,首先取决于中国人自己的国际沟通能力。中国的公共 外交正是增强这种能力的重要方式,同时也毫无疑问地支持了政府外交。 第四,对中国的不解、误解和偏见,既不利于中国,也不利于他国。 对中国的不解、误解和偏见会使他国的对华政策随之产生严重偏差。 可以说,正确认识中国这个有13亿人口的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事关他们的重大利益,也是世界和谐的必要因素。

 第四, 对中国的不解、误解和偏见,既不利于中国,也不利于他国。

 对中国的不解、误解和偏见会使他国的对华政策随之产生严重偏差。可以说,正确认识中国这个有13亿人口的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事关他们的重 大利益,也是世界和谐的必要因素。

 因此,无论从中国发展的内外部环境,还是对世界的影响来讲,中国 加强公共外交已经是不言而喻的选择了。

 如何有效地开展公共外交

 为了有效地开展公共外交,需要从政府和公众两个层次作出努力。我 们要树立公共外交的高度责任感,政府和政府官员当然应该承担公共外交的 责任,除此之外,凡是有机会和有能力的公众都应该有参与公共外交的自 觉——它既是一种自觉性,也是一种广泛的爱国情怀的表现。

 第一,对于政府而言,要对政府官员开展公共外交的教育。国家有关 部门要对涉外机会多的领域的工作人员和大城市的社区干部,广泛开展公共 外交知识教育,建立公共外交意识,掌握公共外交的基本方法,使公共外交 逐渐成为一种全民意识。具备条件的大学,应该开设公共外交的课程,对于 涉外专业则应是必修课,使学生们毕业后,更能适应对外开放的社会需要。 同时,政府部门应该予以财政支持。

 第二,对于公共外交基础的广大民众来讲,良好的文明习惯是做好公 众外交的基石,文明习惯是一代接一代养成和传递的。每一代人在保持和发 扬优秀传统的同时,也得克服某些人习以为常的陋习。严格地说,这不仅是 公共外交的需要,更是民族进步的自我需要,是与时代并进的民族文明的提 炼。这种文明的升华不能只依靠政府的提倡,主要还要靠民众的自觉。

 第三,对于个人,要练好“内知国情,外知世界”的基本功。向世界说明中国的真实情况是一项既急迫又长期的工程。说明中国时,我们不但要 会说,还要会听,更要会交流。而这些基础在于自身修养的提高,在于自觉地学习,只有在这种中外比较性的学习中,我们才会敏锐地感受到各国文化 的差异,从而尊重差异,跨越差异。

 成功的北京奥运会也是一次成功的公共外交活动。我们应当继续抓住 世博会等重大活动,展开有深度的公共外交,更多地培育参与人士的公共外 交经验。目前预计将有7000万人参观世博会,其中有350万外国人。我们要 珍视继北京奥运会之后的上海世博会,它是推进中国公共外交事业的又一次 历史机遇。

 公共外交是一种广泛的、长期的、基础性的国际工作,公共外交还是 一个了不起的跨文化交流的大工程,它表达的方式是文化性的,它是一种软 力量的表达,这种表达往往是比较柔和的、直截了当的和容易被理解的。随 着公共外交的广泛实践,相信世界能有日益增多的人们,正确地了解中国和 领略到“和而不同”的中华文化精神。

 赵启正: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曾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