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中国公共外交面临压力加大的挑战

中国公共外交面临压力加大的挑战

2012-04-10 10:25 作者: 杨 闯

中国在成为各国制定外交政策和国际战略关注点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公共外交压力。在此形势下,我们应在以下方面做出努力:加大公共外交工作力度,积极适应形势的变化;正确处理企业利益与国家利益、企业形象与国家形象的关系问题;转变参与多边对外援助的观念;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发展自己的航母和海空力量,并适时走出去。

争取较好的国际环境,为中国经济建设服务,维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是中国总体外交的宗旨,也是中国公共外交的宗旨。进入2011年,中东北非国家动荡、日本9级大地震引发的海啸和核灾难,导致中国政府对海外公民与侨民进行大规模救援行动,受到世界的极大关注。更多国家期待中国能为国际公共安全提供更多支持,中国公共外交压力增大十分明显。如何处理自己的国力与公共外交的关系是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中国公共外交任务在增加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更多国人走出国门,公共外交的内涵也在扩大,不仅包括一切法人与自然人的对外活动,更应该包括国家在自然灾害或国际事件突发时对特定公民群体采取的救援行动。对外的人道主义援助不仅包括中国公民、华侨、华人,也包含对国际公共安全提供的服务。

中国外交领事保护的对象主要是本国公民以及在海外的中国公民和华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公民对外活动增加,出国频繁、民间交往日益增多。据统计,1952年至1978年,中国公民因公、因私出境人数总和仅为26万人次,平均每年1万人次左右。近年来每年大约有3000多万中国人走向世界。2003年中国公民出境人数达3200万人次,2008年4500万人次。至2008年年底,中国向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派出各类劳务人员400多万人次。至2009年底,中国对外援建的农业、工业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工程项目已超过2100个,海外的中资企业超过12000多家。中国累计向120多个发展中国家提供了经济技术援助,为173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培训人员12万人,每年有1万名左右的发展中国家人员在中国接受培训。中国累计开展对外紧急救援行动近200次,派出援外医务人员超过2万人次,志愿者400多人。中国境外留学生人数达100万名,分布在103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留学生人数已居全世界首位。

在紧急情况下,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对于加入他国国籍的华人,中国使领馆也给予一定帮助。据统计,世界各地华侨华人3300多万人,分布在151个国家,其中亚洲34个国家、美洲39个国家、欧洲25个国家、大洋洲17个国家、非洲36个国家。在这3300多万华人华侨中,只有300多万人是持有中国护照的中国公民。从保护中国公民到保护海外华侨、华人利益,是中国领事保护一个重大政策调整。将海外华侨、华人的利益看作是中国国家利益的一部分,是一种历史的进步。这种政策调整是可以理解的。第一,海外中国人的事业发展,扩大了中国的影响力,已成为中国国家利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第二,海外华侨华人认同中华文化与中华民族,是中华民族凝聚力与生命力在世界的表现。第三,海外华人华侨是维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立场的中坚力量,也是在中国境内投资的重要力量。

2011年新春伊始,中东动荡以来,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在突尼斯、埃及、也门、利比亚等国中国公民的安全状况。在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指示下,中国政府由外交部牵头,协调有关部门、单位,会同中国驻埃及使馆,全力以赴,采取各种措施,将在动荡国家的中国公民撤回国内或周边安全国家。在45个小时内组织8架飞机,成功接回1800多名滞留埃及的中国旅客和港澳台同胞。在11天的时间内,成功将在利比亚各地的35860名中国公民救援回国或周边安全地区。第一次派出军用运输机和海军舰艇实施救援。

除中国驻利比亚使馆外,驻希腊、马耳他、埃及、突尼斯等多个使馆在第一线具体组织实施,还救助1200名外国公民。在日本东北大地震引发的海啸和核事故危机中,中国已经将2.2万中国公民撤离。这些行动得民心,受到国内外公众关注与赞扬,凸显中国公共外交魅力与亲和力,也充分体现中国政府“执政为民”的政治理念。

中国公共外交压力在增大

中国国家利益扩展,从根本上讲,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快于其他国家。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在2010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成为世界外汇储备第一大国、世界出国旅游人数第二大国、世界石油消费量第二大国、世界贸易总额第三大国。中国的安全、政治、经济和文化利益都在向全球拓展,也反映出中国经济实力的变化和在国际社会地位的上升。中国正在成为各国在制定其外交政策和国际战略的关注点。

第一,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不公正性”没有根本改变。冷战结束以来,世界并不太平,霸权主义没有退出历史舞台。美国连续发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法国、英国与美国主导的新八国联军对利比亚的军事打击已经大大超出联合国授权的建立禁飞区的范围。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对抗愈演愈烈。美国与朝鲜、伊朗的对抗已经成为为国际热点之一。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都受到了美国单边主义、先发制人军事打击的影响。中国不是恐怖主义的主要针对对象,但也不是风平浪静的避风港。中国在国际上的反恐立场,特别是近年来一直致力于与周边国家积极合作,打击极端宗教势力、恐怖主义势力和民族分裂主义的活动,招致境内外一些与恐怖主义有连带关系的敌对势力的敌视。海外中国人往往成为一些国际恐怖组织的攻击对象。

随着中国和印度的快速发展,美国和西方夸大中国的挑战与威胁。他们的根据就是,较之于印度,中国不仅发展更快,而且有和西方不相同的发展模式。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多党合作的政治制度不仅没有发生具有实质性的变化,反而变得更为强势。尽管中国是世界制造工厂,是亚洲的经济中心,为美国和西方提供廉价质优的商品,但很多国家在享受中国经济成果的同时,又向中国制造和施加战略压力。

第二,在向海外发展中,中国公民和企业的海外风险同时剧增。中国公民在海外不仅受到战争、政治动乱、商业打击、有针对性的犯罪和恐怖主义等威胁,也有印度尼西亚海啸、日本东北大地震等自然灾害突发事件。在中国公民和华侨、华人、港澳台胞的安全转移问题上,中国政府出手相助,与积弱旧中国形成鲜明对比。中国企业走出国门,不仅把中国的国家利益带到世界各地,也把中国的国家形象带到世界各地。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讲,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利益扩展,必然与他国的海外利益发生交汇,不仅有与国外实体的竞争与合作问题,也具有中国属性和形象问题。因此走出国门的企业,不仅需要国家外交的保护,也有维护中国总体外交、服从中国总体外交的义务。不久前,某中国知名企业高管率团出访中亚某国,由于与该国领导人的会见中举止和言语失当,不仅该企业此次出访的目的没有达到,也影响到国家层面的双边外交关系和国家形象。中国人在海外的勤劳致富也招到嫉妒,遭受侵害。国外某些政客也以环境问题、就业问题、文化保护为借口,挑拨当地人与中国企业的关系。

第三,在经济全球化与信息化时代,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经济全球化不仅使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世界影响力上升,也使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本质变化,经济安全相互依存加深,在能源领域尤为突出。中国能源需求有50%以上需要进口,中国需要参与国际石油运输通道的安全。中国同非洲和拉美国家的经济合作增长迅速,是双方经济利益的汇合决定的。这不仅是中国对当地的能源与原材料需求强烈,也是非洲、拉丁美洲国家认同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外交政策的结果。中国高速铁路在俄罗斯和哥伦比亚的落地生根,也说明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中国先进的技术成果。

中国公共外交的应对之策

公共外交是政府或政府支持的组织对外国公众或对在国外的本国公民采取的行动,是政府与特定公众的关系,涉及到国家的文化价值观和国家形象,又与走出国门的中国公民息息相关。面对公共外交压力增大的形势,主要应对之策如下。

第一,加大公共外交工作力度,适应形势的变化。在组织机制上应该成立类似于外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机制,完善并健全统领协调政府各个部门的公共外交工作。在当前国际安全形势错综复杂的条件下,中国已经形成了外交部牵头、会同有关部门处理突发事件、维护中国公民安全利益的工作机制,并设立外交领事保护中心。在重视和加强官方外交的同时,也必须重视与各国各政党、宗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公共外交,争取国外民众对中国的理解和支持。

第二,正确处理企业利益与国家利益、企业形象与国家形象的关系问题。中国外交为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展提供了可能与现实保护。企业在海外的一切行为与中国总体外交相一致,也应该服从并服务于中国的总体外交。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应该及时与中国驻外使领馆沟通联系。中国企业在走出国门之后,必须把企业形象与国家形象联系在一起,共同应对外国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恐惧反应,破除各种“中国威胁论”,使企业公关活动与国家外交活动紧密联系在一起。国人和企业走出国门,只有心中有国家的总体利益、总体外交,国家形象的“大我”观念,才能适应国外的环境,为中国国家形象加分。

第三,转变参与多边对外援助的观念。与冷战期间相比,对外援助直接的政治或军事目的在减少,人道主义、国家责任以及国际形象等方面的因素在增加。进入新世纪,中国政府先后多次在国际和多边场合宣布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对外援助举措。建议根据受援国和中国的比较优势,加大对教育、卫生、农业、能源、交通等涉及国计民生领域的援助,把受援国的可持续发展与中国的对外援助紧密结合起来。

第四,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并适时走出去。中国海军参加索马里海域打击海盗的维和之举是明智的战略决策。在国际社会呼吁中国提供更多国际公共安全产品的形势下,中国应该更多参与多边外交与公共外交活动。

总之,中国和平发展对外战略决定了中国公共外交的性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传统文化和构筑“和谐世界”的当代外交理念对中国参与全球事务行为是有道义约束的。中国公共外交同样要体现“负责任大国”的风范,不仅对中国人民负责,也要对世界和平安全负责,提供力所能及、符合国际道义的公共产品。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中国既要对世界做出我们力所能及的贡献,也要区别于西方国家的传统做法,打出中国公共外交的特色与品牌。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