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中国公共外交的三重考验

中国公共外交的三重考验

2012-04-10 10:28 作者: 王义桅

中国公共外交面临着合理性、合法性和合目的性的三重考验,这在欧洲地区受到的挑战尤甚。及时、有效回答好欧洲关切,是成功开展对欧公共外交的关键。驻欧盟使团近年来对欧开展了各种卓有成效的系列公共外交活动,在应对中国公共外交三重考验中形成富有特色的公共外交模式,其核心是以下四点:了解、理解、认同和国内。驻欧盟使团的成功经验在于实现了四个方面的统筹,即国内外大局的统筹、传统和现代的统筹、国别与领域外交的统筹以及中国自身多元身份的统筹。

当前,公共外交之蓬勃发展,中国崛起之势如破竹,世界发展之变幻莫测,均催促我们对中国公共外交予以理论化、系统化,探讨制约、考验其发展的基本问题。

中国公共外交面临三重性考验

康德认为,人类社会演变过程是合目的性和合规律性的统一。就其当然而论,人类历史就是合目的的;就其实然而论,人类历史就是合规律的。

这种合规律性,从时间来说是合理性,从空间而言是合法性;而合目的性,是从自身要求讲的。

据此分析,中国公共外交正面临合理性、合法性、合目的性的三重考验,这依次需要回答好三大问题:中国要什么?中国是何种国家?中国的国家诚信如何?

先说合理性考验。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与世界的互动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被迫融入世界,第二个阶段是主动向世界开放,第三个阶段是中国和世界相互影响和相互适应。前两阶段的任务基本完成,现正进入最关键的第三阶段。中国公共外交所承载的独特而艰巨的历史使命由此展开。当然,形势比人强,中国与世界的互动建构,并非公共外交所能为之。

这是必须向国内外民众讲清楚的地方。在公共外交盛行的当下,不能让公共外交去承载不可能的使命。但是,中国公共外交战略设计,必须要有这种大历史观,要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和平崛起战略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公共外交战略,比较好地回答了中国与国际体系的关系问题。如今,中国已是国际体系内举足轻重的成员,问题的关键不再是中国是否挑战现有国际体系的问题,而是中国与世界如何相互包容的问题。正如布热津斯基所言:“中国的崛起是21世纪最显著的现象,中国和世界为此都没有做好准备。” 鉴此,中国不能只是说“不”,批评国际体系不公正、不合理,而是向国际社会讲清道明“中国要什么”。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崛起已进入公共外交时代,要求我们适时超越和平崛起、实施包容性崛起战略。中国公共外交的合理性,就在于争取国内外民众支持、理解和认同,实现中国与世界的相互包容、相互建构。

再说合法性考验。从中国自身而言,公共外交首先要确立中国的身份,即中国是何种国家?从国际社会而言,公共外交要缩小中国自身定位与世人定位的差距。梁启超在《中国史叙论》一文中提出中国的三重身份: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世界的中国。以此对应,今日之中国,身份有三。

一是“传统中国(Traditional China)”,即传统农耕文化、内陆文明孕育的“文化共同体”。二是“现代中国(Modern China)”,即近代以来随着“天下”观破灭后被迫融入西方国际体系而塑造的现代“民族国家”身份。

由于国家尚未统一,民族融合与核心价值观建构挑战尚在,“现代中国”身份仍在建构中。三是“全球中国(Global China)”。它是指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那些利益和观念国际化、全球化的部分,既坚持传统文化,又包容价值普世性,而处于形成之初级阶段的全新国家身份。中国公共外交的合法性,就在于塑造中国自我身份与外界认同的一致性。

最后说合目的性考验。中国从人均和社会层面而言是发展中国家;从总量和国家层面而言是世界大国;从意识形态而言是社会主义国家;从文化而言是东方文明古国。如此多元身份,需要中国外交在不同问题、不同领域、不同部门进行很好的协调,做到政策目标、价值理念、外交行为的“知行合一”。这需要高超的公共外交技巧。然而这却受到传统文化的制约。中国传统思想讲求“无欲则刚”,这从某些方面看是一种美德,但从现代公共外交的角度来看却是短板。抽象的政策目标,极具文化特色的价值理念,实用主义的外交行为,往往让外界看不懂中国。中国在不同问题、不同领域、

不同情形下兼顾不同的国家身份,外交多统筹,善兼顾,且韬光养晦,容易让外界觉得中国意图不明、原则不强,从而担忧中国别有用心,抱怨中国不可靠,使我百口莫辩。中国公共外交的合目的性,就在于追求政策目标、价值理念、外交行为的“三位一体”。这关乎中国的国家诚信。对欧公共外交如何化解三重考验

欧洲是国际舆论,尤其是涉华舆论的重要市场,是制约中国国际形象的关键地区之一。对欧公共外交是中国公共外交全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化解上述考验,对于中国公共外交总体长远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中国公共外交的合理性、合法性与合目的性考验,在欧洲地区挑战尤甚;欧洲人对中国崛起的合理性、合法性与合目的性的质疑,是对欧公共外交首先应回答的问题;及时、有效地回答好欧洲关切,是成功开展对欧公共外交的关键。

如何实现中国与欧洲间的相互包容、相互建构?欧洲人对中国崛起的最大担忧是中国挑战凝结欧洲人意志、代表欧洲权益的国际体系及其折射的国际规范,故而一再敦促中国为国际体系负责任。近年来,欧洲气鼓鼓地认为,要对华开展“对等接触”,因为对华接触政策得不偿失;中国成为国际体系改革的最大获益者,并且以欧洲为代价。有鉴于此,中国对欧公共外交,首先要阐明如何在国际体系中包容欧洲的意志与利益,帮助欧洲人从全球化角度理解中国崛起,从中国崛起中看到自身的意志和权益。

如何缩小中欧关于中国认识的差距?中国不是欧洲式的民族国家,而是复兴中的古老文明,其崛起自然挑战着欧洲人几百年来形成的欧洲中心论、优越感,故此在传统“中国威胁论”之外,近年欧洲还宣称“中国软实力威胁论”。对欧公共外交,要让欧洲人放下身段,设身处地为中国着想,以中国观中国,而非以欧洲观中国,甚至以世界观世界,而非以欧洲观世界,挑战重重,却意义重大。

如何让欧洲人确信中国政策目标、价值理念、外交行为的“知行合一”?中国加入全球化体系,生产方式不断与西方趋同,但生活方式及其背后承载的政治体制、价值理念却仍具“中国特色”。这是欧洲人在奥运、达赖、人权问题上一再对中国发难的缘由。对欧公共外交,就是改变欧洲人以自身期待看中国的习惯,不以自身价值观评判中国政策目标、价值理念、外交行为是否“知行合一”。

中国对欧公共外交的探索与实践

中国驻欧盟使团,是中国政府联系欧盟机构的桥梁和纽带,是我开展对欧公共外交的重要实践者。近年来,使团认识到,由于中欧之间不存在根本的利害冲突,欧洲对华认知问题对于中欧关系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因而高度重视公共外交工作,开展了各种卓有成效的系列公共外交活动,在应对中国公共外交三重考验中形成富有特色的公共外交思路、方式和机制,其核心是以下四点。

第一,了解是起点。对欧公共外交的宗旨,是增进欧洲人对中国改革开放与和平发展的了解,增强欧洲人对中国崛起合理性的认识,引导欧洲人从促进全球福祉角度认清中欧关系的战略意义。驻欧盟使团广泛深入到欧洲高校、智库和欧盟机构,通过各种场合向欧阐明,改革开放以来,欧洲从中国发展中受益,中国与欧洲在相互包容、相互学习中成长,中欧合作应该成为东西方文明合作的典范。如今,越来越多的欧洲有识之士认识到,全球治理不能仅仅靠技术和制度创新,更需从传统文明中汲取智慧。文明与文化是知识创新的不竭源泉。中欧都是人类古老文明的重要发源地,诞生并延续了当今世界最具活力的亚欧大陆代表性文明:中华文明与欧洲文明。在古老文明中,他们是东西方仅有的两支文明体系,保持了数千年的延续性,并实现了世俗化、现代化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中欧在应对当今世界挑战,实现世界的和平、发展与合作方面,担负着特殊的使命。唯有中欧携起手来,才能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

第二,理解是关键。对欧公共外交的渠道,是着眼缩小中欧关于中国认识的差距,增强欧洲人对中国崛起合法性的认识,丰富中欧战略沟通与社会交流手段。使团积极推动中欧之间加深对彼此政策的理解,加深对各自国情的理解,加深对对方文化的理解。驻欧盟使团与欧盟学术界、理论界建立广泛联系,推动中欧战略沟通,包括支持在同济大学设立“中欧学术连线”(CEAN),作为与欧盟“欧中研究与咨询连线”(ECRAN)沟通的第二管道。鉴于青年作为中欧关系的未来使者,充满活力且认识弹性大,驻欧盟使团积极努力,以2011年中欧青年交流年为契机,通过各种卓有成效的活动,在中欧青年心中播下友好合作交流的种子。2012年将是“中欧文化间对话年”,办好这一主题年活动,意义重大,有利于进一步深化青年交流年的成果,缩小中欧之间的认识差距。

第三,认同是目标。对欧公共外交的目标,是着力让欧洲人确信中国政策目标、价值理念、外交行为的“知行合一”,增强欧洲人对中国崛起合目的性的认同,提升中国在欧洲的国家诚信。为此,驻欧盟使团吸收学者加入使团,并在政治处和新闻处挂职锻炼,便于以学术交流和公共外交双重渠道做欧方工作,有效推动了我对欧智库公共外交工作。驻欧盟使团各级外交官通过广泛接受欧洲媒体采访,在重要欧洲媒体撰文,办好使团快讯(newsletter),接触各界人士,创造性地提出并开展富有特色的使团开放日、音乐会,中国春节走进欧盟机构、欧盟学校等活动,帮助欧洲人领会中国政策目标、价值理念、外交行为“知行合一”的内在逻辑。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驻欧盟使团与欧盟经社委员会合作举办“中国共产党如何执政”研讨会,让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纪念活动走入欧盟,让欧洲人对中国共产党不再陌生,从党治国理政的角度加深了对中国政策目标、价值理念、外交行为“三位一体”的理解。

第四,国内是基础。公共外交是内政在信息时代的延续。国内民众的理解和支持,是顺利开展对欧公共外交,及时有效回应上述考验的关键。正是认识到这一点,2011年6月16日,驻欧盟大使宋哲就中欧关系及中欧青年交流年等与网友在线交流。“外交工作并不神秘,也不是远离大众,而是贴近每一位中国公民的政府工作之一。外交是为人民服务,为国内建设服务的”。宋大使开场白的一番话,打动了国内网友的心。在两个小时的互动中,提问的帖子接近500个,页面访问量达到4000人次,1000多人同时在线。宋大使不仅对85个有关中欧关系、中国外交的问题,进行了深入解答,而且涉及经济、人权和外事各方面,这极大地拉近了外交与民众的距离。

欧洲长期以来对华看法中存在较多负面因素,对欧公共外交任务繁重。总结驻欧盟使团公共外交在困难环境下取得的成绩,关键是实现四个方面的统筹。

第一,要统筹国内外大局。公共外交合目的性的要求我们做到“知行合一”。这就要求我们驻外大使对内政问题烂熟于心,与国内保持紧密联系,及时有效地向外推介我内外政策举措。

第二,要统筹传统和现代。公共外交不能单纯推荐文化中国,更因着眼于塑造外界对现代中国的认同。为此,在2010年欧罗巴利亚艺术节期间,在使团推动下,比利时方面积极邀请我国内现代艺术作品、艺术家来布鲁塞尔展开交流,并取得良好效果。

第三,要统筹国别与领域外交。比如,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后,使团利用发改委气候司来欧举行政策磋商的机会,及时组织对欧气候变化公共外交,充分调动欧盟轮值主席国及法德等关键国家和地区支点国家——如波兰——了解和认识中国的积极性,带动对欧整体公共外交工作。

第四,要统筹中国自身的多元身份。中国变动中的多重身份和所处的社会转型期,客观上造成欧洲人对华的误解和不了解。对此,要协调多重身份,有效化解身份冲突,提升中欧在全球治理中的和谐度。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