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俄羅斯“中國年”的公共外交成效評估

俄羅斯“中國年”的公共外交成效評估

2012-04-10 10:33 作者: 首頁

2007年在俄羅斯舉辦的“中國年”可謂中俄間別開生面的公共外交,是兩國共用理念——“世代友好、永不為敵”的實踐。雖然不能指望辦一次“中國年”就能改變某些俄羅斯人對中國的負面看法,但它至少有助於提升中國的正面形象,俄羅斯人也對兩國的未來趨於樂觀。中國若能正視文化差異,繼續以不同載體推動公共外交,設身處地尊重差異,未來收穫將必然可期。

“中國年”的公共外交特徵

分屬儒教文明與東正教文明的中俄兩國,因文化差異而有難以逾越的隔閡,此雖未必導致衝突,卻有礙關係的深化。兩國通過以國家為主體、文化為主題的互動模式,相互舉辦“國家年”,推動民間、地方與企業的了解、交流及合作。有別於條約或公報宣示,“國家年”乃是付諸實踐的公共外交。 “中國年”具有以下特徵。

理念的落實

中俄在反霸與多極化的戰略匯合,而達成了“世代友好,永不為敵”的理念共識,但如何落實卻是一大挑戰,而其關鍵在於兩國社會互信的長年不足。

中國全國政協委員李靜傑指出,為增進兩國人民的理解,鞏固、擴大戰略夥伴關係的社會基礎,而有後續的“國家年”。如其所言,“國家年”實乃化解無形隔閡、增進互信的第一步。透過實際交流,才可能強化了解與友誼。所以,“中國年”非但方向正確,亦為共用理念的落實。

人本的回歸

中俄民間互信的不足,在相當程度上係文化所致的觀念歧異。若欲調和,唯有回歸人本一途。“中國年”所針對的正是廣大俄羅斯民眾,以交流促進俄羅斯人對中國的了解,傳達中國的友好訊息。如此,俄羅斯民眾才能真正理解中國,進而消彌隔閡。是故,在宣傳對象的抉擇上可謂切中核心。

文化的側重

黑龍江社科院俄羅斯所所長宿豐林曾指出,中俄關係憑倚兩隻巨輪前進,不容否認政治之輪現下駛得很好,經濟之輪卻仍脆弱,文化交流卻是雙邊關係發展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文化交流的貧瘠使得戰略夥伴關係進展緩慢,相互了解的缺乏也是過往衝突乃至於戰爭的重要因素。“國家年”既有助於文化交流,亦能消彌“中國威脅”的非理性恐懼。所以,“中國年”文化交流的意義與效應深遠,俄羅斯更于2008年2月開通“中國”電視頻道,兩國合作以俄語介紹中國和中俄關係的發展。因此,文化的側重可謂切中兩國問題的根本。

“中國年”的成效評估

宏觀結果需憑藉微觀層次來實現,而從被宣傳對象的角度評估“中國年”,也將是較客觀的觀察。但必需説明的是,目前相關的調查統計,還面臨樣本數與代表性的考驗,因此僅能勾勒粗略樣貌。因為在幅員遼闊的俄羅斯進行調查並非易事,即便是俄羅斯國家人口普查也飽受抨擊。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個人僅能多方羅列並輔以訪談,以求公正客觀的結論。

地域性評估:對華排斥感略降,但未能扭轉俄羅斯人的優越心態

冷戰後,“黃禍反華”風潮在俄羅斯一度甚囂塵上,其中又以曾屬中國的遠東區南部為最。“中國年”若能於此有所斬獲,甚至改變當地民眾觀感,將尤具意義。個人赴遠東區訪查時值中國舉辦“俄語年”,而俄羅斯“漢語年”翌年亦將展開,個人因此趁機探訪俄羅斯人對“中國年”與“漢語年”的觀感。

當地多數俄羅斯人雖知道“中國年”,卻是思索許久後才想起似有此事;雖有人知道和看過相關活動,卻有更多人表示並未見聞,甚至玩笑地表示這可能僅存在於莫斯科和北京。此外,“中國年”似乎未能扭轉俄羅斯人的觀感,因為近八成的俄羅斯人雖然知情,也表示肯定,但同樣也有近七成者不會因此改觀,而近七成民眾也不知“漢語年”舉辦在即。(參見表1)

 

“中國年”的成效未如預期,或許與其主要針對年輕人而相對忽略其他年齡層民眾有關,或因為宣傳不足,抑或俄羅斯人平日為生活奔波而無暇顧及。此外,俄羅斯的地廣人稀亦有礙活動的舉辦。

遠東歷史、考古與人類學研究所(後簡稱遠東民族所)資深研究員列雅柏切科則表示,“國家年”是很好的活動,但確實也未廣為人知,可能多見於傳媒宣傳,但因其屬高級政治範疇,才會未盡人意。但他仍樂觀表示,兩國在政治、經濟與社會各方面是很好的的夥伴,俄羅斯人和中國人將永遠都是兄弟。

而“中國年”有無正面作用呢?據遠東民族所2009年的研究可知,當地民眾近年對中國人的態度並無顯著轉變。(參見表2)

 

此外,中國人在當地相對於他人也不受歡迎。受訪者對中國人有優越感與排斥感者雖僅三分之一,但遠東民族所所長拉林及拉林娜卻特地指出,由於多數俄羅斯人因羞愧而隱藏真意,故實際比例可能遠高於此。

儘管如此,排斥感在這五年裏的略降仍值得欣慰,而未想過與無意見部分也呈正向發展。是故,“中國年”雖未能扭轉當地俄羅斯人的優越心態,但至少仍有助於化解他們原本的負面觀感。

遠東區俄羅斯人觀感的僵化,極可能與其生活經驗有關。就訪查所知,中俄邊境貿易雖然互補,但市場結構卻極為扭曲:俄羅斯人因收入有限而不得不購買其認為相對次級而低廉的中國商品,中國人則為了生計必須忍受許多不便或變相勒索,彼此多有抱怨又未讓對方知悉。因此,物質需求並無助於化解隔閡,反倒因為隔閡又鞏固了既有偏見。多數俄羅斯人常誤將華商與勢利狡猾畫上等號,並認為中國人粗鄙,對於中國人認為當地曾屬中國之見更是不以為然。俄羅斯人的認知,極可能是忽略商人在商言商,與將自己所接觸者無限放大為中國人皆是如此所致。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