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中韩名士对话公共外交

中韩名士对话公共外交

2012-04-23 16:47 作者:

    2011年5月29日,借济州论坛召开之机会,中韩著名人士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两国公共外交的目的、机制和运作。双方认为公共外交有助于不同国家间的民众的相互了解,增加友好感,从而促进国家间相互政策的和谐性。中韩间公共外交不仅要重视向对方民众推广语言和文化,还需要加强拓展经济、政治等领域的双向沟通。韩国人士认为中国推行公共外交,有助于周边国家理解中国和平崛起的意义。

    柳宗夏:欢迎中国朋友来到韩国,能跟你们这样的有名之士一起探讨中国和韩国的公共外交,我感到非常的荣幸。我是韩国红十字会会长。今天韩方出席的代表有:外交通商部负责海外韩胞事务的文河勇大使,外交通商部外交安保研究院李俊揆院长,韩中文化青少年协会权丙炫会长,韩国国际交流财团公共外交事业部金泰焕部长,韩国外交安保研究院朴龙奎教授。

    赵启正:我们这次和大家见面有一个愿望,就是想了解韩国公共外交的宗旨、机制和运作,以便中国人知道进一步了解韩国的多种渠道。我是中国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中国访问团的团员有:国际翻译联盟副主席、中国外文出版局副局长黄友义先生,政协外事委员会办公室局长周晓烨先生,国际舆论研究专家陈燕女士,资深编辑钟振奋女士。

    公共外交的兴起

    赵启正:由于中国改革开放比较晚,加之汉语传播不广泛,中国深感国际社会了解中国不够准确,所以倡导公共外交,以向世界说明中国的国情、政策并回答对中国的问题。早期的公共外交就是政府设计项目,比如美国之音(VOA)。在网络时代以及国际航空普及的背景下,民众也参与了公共外交,民众也主动地说话,这是比较现代的公共外交的新方式。公共外交的结果就是使其他国家的民众更加深刻地理解本国,从而使该国政府采取对本国更为友善的政策。我们很想知道韩国公共外交的具体情况,我们愿意多听听各位的意见。

    柳宗夏:我现在是负责和各个国家政府和民间的交流,涉及文化和经济等方面,并赞助韩国和周边的国家的一些交流活动,经常组织各个国家的专家一起交流意见,每年一次或两次。

    韩国的外交通商部有一个文化部,做民间外交工作,它是通过民间外交和政府外交来促进两国的关系,特别着重在政治、文化、外交方面。我希望我们两国的民众多多参与。

    赵启正:中国民间外交这个词汇有六十多年了,原来指民间对民间的跨国交流,内容以文化为主,一般不以政治问题为重点。现在已经把它列为公共外交的一种。但是现在一国民间的组织或社会精英可能对一国政府也有主动的交往,所以在中国,在国际交往中,只要有民间人士参加,有非政府组织参加就算公共外交了。

    中国并不是现在才有公共外交,而是现在要加强公共外交,加强民众间的相互理解。比如中国青年和韩国青年,他们对国际问题、对历史了解的不够,有时候看问题容易激动,我们要加强两国青年的交往,因为他们将决定两国关系的未来。

    文河勇:我认为公共外交有三个核心要素。第一个核心要素是说服对方国家的国民喜欢自己的国家。说服虽然比较困难,但对自己国家对对方国家的了解非常重要。第二个核心要素是让大家正确地认识政府与民间之间的交流。第三个核心要素是双方向的交流,韩流文化的交流也非常重要。最后,网络也很重要。我们国家专门有一个外交网站,有许多国家的人到这个网站上提问,对这些提问也要回答。

    韩国的公共外交

    李俊揆:韩国的公共外交也是近几年才开始的。我们专门设立了国际交流团。之前没有想到国际交流团和公共外交有关系,现在发现就是同一种公共外交,所以我们曾是在不知其关联的情况下促进了公共外交。

    公共外交是外国的民间与本国政府之间的交流,这是目前工作的重点。我们一直在推进韩语和韩国文化的教育,以前是支持外国大学的研究机构进行这方面的交流。目前兴起了一股韩流,对外国民间影响非常大。这股韩流,虽然现在是民间的一些活动,但是政府正在给出支援。现在网络非常方便。目前一些韩中的年轻人细小的事情也通过网络交流,这也算是一种中韩的交流。我希望两国政府把网络交流作为重点,给予积极的支援,促进两国关系的发展。2012年是韩中建交20周年,两国会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最后的结果是要两国民众了解公共交流的重要性。

    金泰焕:国际交流团负责推进公共外交以及外交转型战略,具体有三种比较核心的项目。第一是目前正在海外进行普及的韩国“新国学”的项目,不仅是韩语,还指历史、政治、文化、经济、军事都传到大学和研究机构。

    第二是文化艺术交流。韩国以前主要是把人派出去学习,但是现在重视双方性的交流。我们在国外成立一些中心宣传韩国文化的活动。第三是公共外交有三个核心内容。首先,谁是公共外交项目的受众?虽然也包括一些大众,但是我们的重点主要放在知识人群,包括经济人士、政治人士。虽然这不能说是我们的全部目标,但是可以以他们为中心形成一个交流网。其次,如何推进公共外交?我们需要这些知识分子说服外国人,促进外国人对韩国的理解。最后是达到两国关系的疏通和改善。这不仅仅是政府间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和外国人产生共鸣,从不同意见上达成共识。

    考虑到911事件对国际军事、经济的影响力比较大,我们现在注重把软实力注入公共外交。第一,通过技术发展推行公共外交。以前是通过民间交流来促进公共外交,现在可以利用网络技术来发展公共外交。第二是大众的外交。以前的外交是指政府,政府发布命令,单方向向民间推行。现在是政府跟民间并行的交流活动。第三是从政府层面来说公共外交,金滉植总理目前正在促进该项目。该公共外交项目包含四个要素。要素一是整体性的交流,不光是政府和政府间的交流,还有民间和民间的、政府和民间的,各方面的交流,大家都可以积极参与。要素二是指复合型的外交。以前总是说经济、政治上的外交,但是现在要把它提升到气候、资源各个方面的外交。要素三是充分利用网络时代和创新的东西促进公共外交。要素四是软实力的外交。

    中韩青年的友好往来

    权丙炫:我是韩中文化青少年协会的会长,同时也负责中韩两国之间的绿色发展方面的事务,还负责中韩大学生之间的交流。我1998年做驻中国大使的时候,发现中韩两国在7年时间里交流的大学生只有20名,之后就和同事商议把这个数量提高到500名,目前已经达到了这个目标。

    李俊揆:现在有150名的中国青年到韩国交流,但他们不是学生,是公务员,现在还在济州岛。

    黄友义:你们资助的这种文化交流项目,是完全自己确定,还是和外交部协调一致?第二个问题,2012年是中韩建交二十周年,我们有很多机构在考虑如何来纪念二十周年的活动,你们有何建议?

    金泰焕:目前是中国政策研究所在和我们联系该民间交流,具体的程序是先填写申请表,然后进行审定,最后再决定。2012年是韩中建交20周年,我们将举办多种活动,比较典型的就是韩中未来论坛,这一共经历了十四年,希望以中韩轮流举办的方式进行。还有一个是和中国对外友好协会进行合作的一个论坛。目前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与中共中央党校合作,建立一个韩国“新国学”的项目。

    柳宗夏:韩国有学习韩语的机构在外国,中国也有孔子学院,这对外交有积极的贡献。我们跟俄罗斯、日本都有一个对外事务部,我希望和中国也有这样一个窗口。两国有各自的资金,有各自的管理人员,从而促进两国人民成为朋友,加强国家间的交流。

    中国崛起与公共外交

    朴龙奎:中国现在是G2中的一员。虽然美国学者和美国人对中国崛起的意见很重要,但是我认为目前中国不仅要重视美国,还要考虑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意见。中国的崛起会对周边国家产生直接的影响,不仅有文化的,还有经济的,中国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将对中国崛起有很大的作用。最后的结论是:虽然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很好,但我希望还是互相尊重,用和平的手段解决周边的关系问题。

    权丙炫:政府正在以国民为中心促进外交交际,并借助网络等通讯手段来促进公共外交。2008年奥运会,韩国建立了CKUT.com组织,虽然中韩的留学生交流也非常活跃,但因为中国方面的一些障碍,该组织现在还没能发展起来。此外,韩中大学生之间有一个论坛,已经办到第七届了,希望下一次把日本加进去。济州论坛也提出了新亚洲的概念,并引入了西方的概念。

    中国现在作为G2中的一个国家,希望中国能够更自信、更开放地进行这方面的交流,在其中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最后我要说的是,2008年我看到纽约一个事态,看到中国成为G2的一员,希望中国能成为一个转换点,起到积极的作用。重要的是中国能够率先起到带头的作用,特别是在软实力方面,当然还有韩国和其他一些国家。

    赵启正:刚才权大使用了G2这种说法。我有一个小小的说明,不会出现中美两国集团这种事情。这是个别美国人的说法,中国人认为完全不能接受。中国和美国差距很大,即使中国再强大一点,也不会形成G2这种组合。

    刚才朴先生说希望中国对待邻国要特别注意友好的关系,要用和平的手段解决周边的关系问题,其意思就是中国要警惕大国主义,而G2就是大国主义的说法。如果中国自己认为G2成立的话,那么和周围的邻邦必然会不平等相处。我相信绝大多数美国人也并不相信出现了G2。刚才听韩国的诸位对公共外交的介绍,我觉得和中国公共外交的概念在很多方面是相同和相近的。刚才金先生讲的“新韩学”对我有一定启发,也即任何国家的国学都要保留传统,又要有今天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国情。外国人对中国现在的国情有获知的愿望,中国的国学自然也要包括现代中国的精华。我本人在比较研究过程中,还发现公共外交就是向外表达什么核心思想,各国是有些区别的。比如说美国的公共外交要表达美国的种种优越性,包括美国的民主自由的信念。但是美国的政要和媒体往往批判其他国家,有时也干涉其他国家内政。

    日本也在努力发展公共外交,其在中国表达的核心思想是现在的日本不是战前的日本了,请中国人务必理解和相信日本不会重复军国主义的道路。韩国对中国的表达大概已经成功了。中国喜欢韩流的人很多,从电视剧知道韩国人的家庭生活都十分和谐。韩国高科技的发展,韩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人也能感受的到。喜欢韩国、喜欢济州岛的人太多了,这就是你们公共外交的成功。济州论坛来的人不一定都有发言的机会,但都有倾听的机会。这次论坛中国来了200多人,让我大吃一惊。

    柳宗夏:首先我说一些原则上的东西。我们非常赞同您刚才说的公共外交的必要性。韩中两国现在不仅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进行交流,留学生的交流目前也正在活跃地进行着。首先我希望两国在这两方面更加有效果、有组织性地进行。还举一个例子,今年我们在和俄罗斯开展的一个讨论是也很成功的对话。希望韩中两国能够更有组织地进行讨论,并有财团提供一些资金。最后,我希望听听中国对促进中韩两国公共外交的计划和意见。

    中国的公共外交

    赵启正:中国的公共外交分两个部分。一个是政府项目,政府提供资金,通过媒体、文化团体等其他机构来实施。典型的例子就是孔子学院,截止2010年底,已有96个国家建立了322所孔子学院和369个孔子学堂。这是中国政府出钱支持的,目的就是教授汉语,使学习汉语的学生了解中国。中国政府还开辟了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等外语电视台,还有有60种外语的网站,为外国人了解中国的消息和基本情况提供了方便。第二类是民间的行为。一些民间的团体自动地到国外访问,召开各领域的论坛,这个数量逐渐大了起来。有些访问可能没有明确的政治目的,但是有公共外交的效果的,就是帮助外国人了解真正的中国,从而对中国的印象发生变化。(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赵启正:本刊总编辑,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

黄友义:本刊编委,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外文局副局长、总编辑。

柳宗夏:韩国红十字会会长。

文河泳:韩国外交通商部负责海外韩胞事务的海外同胞领事大使。

李俊揆:韩国外交安保研究院院长。

权丙炫:韩中文化青少年协会会长,曾任驻华大使。

金泰焕:韩国国际交流财团公共外交事业部部长。

朴龙奎:韩国外交安保研究院教授,韩国外交通产部大使。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