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韩国对华公共外交的途径及启示

韩国对华公共外交的途径及启示

2012-04-23 17:34 作者: 丁锐

    中国与韩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以来,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中,韩国在华影响力的急剧扩大得益于其公共外交的有效推进。韩国在华公共外交的具体途径主要由娱乐、体育、医学、教育四个方面构成,效果显著。借鉴韩国公共外交的经验,我们可以对不同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上的划分定位,增强公共外交的针对性,并通过培养“意见领袖”促进公共外交活动的有效开展。

    20世纪短短的几十年中,随着韩国经济的发展,韩国成为了“亚洲四小龙”之一,因此必然要求在地区和全球政治事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除去韩国外交部门等政府机构在处理国际事务上的努力,还需要发挥公共外交的巨大作用。韩国政府对此予以高度重视,并在2001年成立了“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其中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推动韩国在海外的文化传播和公共外交。

    韩国公共外交的四类主要途径

    1992年8月24日,中国与韩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有统计数据显示,中韩建交以来至2009年,两国贸易额增加23倍(从64亿美元增加到1410亿美元),互访人员增加35倍(从13万人次增加到454万人次)。同时,韩国在华公共外交所取得的成绩也不可小觑。除去经济原因,受韩剧等影响,韩国文化是吸引众多中国学生赴韩深造的主要因素。据2010年的统计,过去6年来,韩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增加了近10倍,达53461人,占韩国外国留学生总数的70%。

    娱乐:影视剧和网络游戏

    现在对中国青少年产生巨大影响的韩国事物,首推影视和网络游戏。

    《我的野蛮女友》《大长今》《太极旗飘扬》《神秘花园》等一系列影视剧的热播,韩国电视剧在中国的收视率不断被刷新。2001年,中国的盛大网络公司以30万美元的价格,取得了韩国公司(Actoz)旗下网络游戏《传奇》在华的独家代理权。此后不久,该公司就成为了中国网络游戏业的领头羊。

    2010年9月7日,韩国文化振兴院发布消息称,政府主导的旨在支持中小游戏开发商的游戏门户即将与广大玩家见面。其影视和网络游戏在政府的大力扶植下,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成功地发挥了公共外交的作用。笔者认为,韩国影视和网络游戏的设计特点,在以下两个方面充分体现了公共外交的属性。

    其一,大部分影视剧是在讲述韩国故事。进行公共外交时,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讲述好“我们自己的故事”,让别人愿意听、能入心入脑。随着影视剧每个故事的娓娓道来,韩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哲学都融入其中。最后的结果是观众逐步接受韩国的社会价值观,并开始学用其思维方法去分析考虑问题。第50届亚太电影节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得主《太极旗飘扬》就是一个范例。此片没有直接对朝鲜战争正义与否的性质给出一个明确结论,而是从一个家庭视角来审视其中人性的扭曲。对于现在半岛分裂的局势,影片认为,南北同为兄弟,为什么要反目成仇?五十多年过去了,战争没有赢家,南北双方都是失败者。长期以来,中美两国人民对朝鲜战争的解读多受冷战的影响,而通过这部电影,对于这场战争的解读和反思,更多地体现韩国自身的看法。影片的获奖,让韩国成功地向别国公民讲述了“我们自己的故事”。

    其二,所有网络游戏都将“中心”设定为韩国。这些网络游戏都在中国大陆建立了服务器,但大陆玩家想与国外玩家切磋时,必然要想到建立在韩国本土的服务器(简称“韩服”)。在此,“韩服”表面上是为彼此玩家搭建了沟通联系的桥梁,实质上却是完成了韩国“自我中心化”的过程。其结果是引导玩家在游戏内或现实中,都将韩国视为生活娱乐“中心”。这就是在培养引导中国青少年形成这样一种认识:凡是韩国在华的活动都是“亲切的”“友好的”。“韩服”既保证了玩家的沟通,也实现了公共外交之目的。

    体育:跆拳道

    跆拳道是韩国文化和公共外交设计的又一个典范。2000年悉尼奥运会将跆拳道列为比赛项目后,跆拳道开始在我国掀起一轮又一轮的习练热潮。

    我国跆拳道习练者多为青少年。他们在一次次的获段晋级中,不知不觉地完成了对韩国文化的学习,承载着韩国公共外交的新成果。这主要得益于韩国对跆拳道内在文化要素的精心设计,得益于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体育局对跆拳道的海外推广。

    其一,服饰设计民族化。每个民族的服饰,都是其文化的缩影。跆拳道服装是基于对韩国(朝鲜)民族传统服饰的改造。单色、宽大的衣襟,长长的腰带,直筒的大脚裤,无不让习练者随时联想到韩国及其民族服饰。

    其二,比赛规则韩国化。跆拳道拥有自己独特的规定,无不显示着与韩国的密切联系:韩国国旗与中国国旗挂在一起,学员上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国旗敬礼;比赛开始时,相互鞠躬,这是韩国的传统礼仪;所有的比赛口令都是用韩国语发出的,队员要想在比赛时做到从容,就必须学会一定的韩语;比赛结束后,选手要回到各自位置,采取“坐”(实际动作是中国人的“跪”)的姿势,这是韩国人的一种日常生活方式。通过学习掌握跆拳道的比赛规则,选手对韩国的生活方式和语言就有了初步的认识,为进一步了解韩国打下了基础。

    其三,等级命名指代化。目前世界范围内,跆拳道主要分为“国际跆拳道联盟”(简称“ITF”)和“世界跆拳道联盟”(简称“WTF”)两种组织体系。“跆”指踢击,“拳”指拳击,“道”则是代表自己对哲学的参悟。无论是ITF体系的二十四套路,还是WTF体系的九种品势,都是借用韩国民族文化中的优秀人物或特定事物名称作指代的。例如ITF第一等级考试中的“檀君”,是传说中古朝鲜国开国始祖的名字;第四等级考试中的“重根”,是韩国历史上一个叫“安重根”的人的名字。学员参加每个级别的考试,就会对每个级别名称背后的故事感兴趣,顺理成章地学习了韩国的文化和历史知识。

    医学:整容技术

    在掀起韩剧浪潮的同时,韩国的整容术也随之进入我们的生活,并受到追捧。金喜善等26名韩国女明星推波助澜,名利双收。我国一些医院因此开设了推崇韩国技术的整容项目。据2009年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协会的统计,中国实施整容术的人员,占全球整容总人数的13.8%,位居全球第二名。整容术作为一门医学技术,同样承载着韩国公共外交的使命。其在华的宣传推介方式,无不折射出韩国的光亮元素,提升着大韩民国的形象。

    其一,突出整形专家的韩国背景。公共外交的目的,就是让别国国民在接触有关本国事务时能产生好感。韩国人的设计,正如美国人李和李在他的《宣传的七种方法》著作中提到的“光辉泛化法”,即将某事物与好字眼联系在一起,借好事物的光,使人们不经证实便接收或赞同另一实物。正所谓“爱屋及乌”。当顾客及其家人看到来自韩国的专家或者是曾经留学韩国的专家来实施整容手术时,对韩国的敬佩之情会油然而生。

    其二,让韩国影视明星担纲整容明星,实现视觉冲击效果的叠加。为突出整容效果宣传,有些整容医院把韩国明星整容前后的大幅照片公开对比性展示。在明星们“旧貌换新颜”的视觉冲击下,韩国医术精、明星美、国家好的印象,逐步渗透、固化于人们的意识之中。

    教育:世宗学院

    世宗学院(亦称“世宗学堂”)是直属于韩国文化观光部的一家教育机构。主要任务是向海外各地民众免费教授韩语。据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2009年3月统计显示,有133个国家超过610万学生在海外学习韩语。目前,韩国已在我国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地建立了世宗学院。

    首先,世宗学院的性质,决定了它承担着韩国公共外交的重要责任。

    世宗学院由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和韩国语世界化财团委托教育机构负责运营,承担着韩文和韩国文化教育以及韩流传播等责任。每一处学院的建立,都意味着此处将有更多的外国人学习韩语,关注了解韩国文化。

    再者,世宗学院教学中的诸多要素,体现了公共外交开展的主要途径和目的。一方面,语言教学是公共外交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以语言渗透促进文化渗透。另一方面,世宗学院所用课本,都是韩国政府委派本国著名大学编写的,教材内容的取舍反映了韩国社会价值观和公共外交定位。更具诱惑力的是,世宗学院优等生可获去韩国旅行的机会,亲自体验韩国生活。当然,所有旅游行程都是韩国政府事先安排好的。

    韩国公共外交的启示

    通过上述事例不难看出,韩国的公共外交策略方法多样、灵活多变、独具匠心、成效显著,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借鉴。

    进行文化划分定位,增强公共外交的针对性韩国执行公共外交时,有其明确的组织、定位和目标,实施过程注重“有的放矢”。直属于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海外文化宣传院,其主要职能就是及时、准确地向全世界提供有关韩国的各种资讯信息。与此同时,韩国政府在文化体育观光部内还专门设立了“亚洲文化中心促进团”,将公共外交的重点放在了以儒家文化圈为主的亚洲国家和地区。韩剧的市场投放和世宗学堂的建立地点,也主要选择在亚洲区域。对历史文化的认同及现实环境,决定了韩国将公共外交的突破口选择在了亚洲。《大长今》在中国31个城市的收视率高达14%,当之无愧地排在收视率榜首。由此可见,对国外进行文化划分,必然有助于公共外交的推进。

    基于韩国在此方面的经验,笔者认为,在我国进行公共外交时,不妨亦对全球进行文化上的划分,然后运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展开公共外交。有观点主张将世界划分为五大文明圈:东亚文化圈(包括韩国、朝鲜、日本、越南)、西方基督教文化圈(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家)、东正教文化圈(包括俄罗斯和东欧国家)、伊斯兰文化圈(包括中亚、西亚、北非和东南亚的印尼、马来西亚和文莱)、 印度文化圈 (包括印度、缅甸、老挝、泰国和柬埔寨)。其中,东亚文化圈中的一些国家,与我国东部地区主流文化的根源是一致的,即儒家文化;伊斯兰文化圈国家,与我国西北部少数民族文化有很大接近性,不妨在西北地区专门成立为伊斯兰文化圈国家生产信息娱乐产品的生产制作中心;印度文化圈国家中有很多华侨,他们中有些人已经祖祖辈辈在那里居住生活了上百年,并在当地拥有一定的声望;东正教文化圈和基督教文化圈国家,历来就是我国公共外交的重点地区,无需在此赘言。

    培养“意见领袖”,促进公共外交有效进行观察韩国在华公共外交,不难发现有一群韩国的“铁杆粉丝”,他们喜欢韩国影视剧、歌曲等。其中大部分是学生,还有很多家庭主妇。在传播韩国文化的过程中,这些“铁杆粉丝”发挥了“意见领袖”的作用。每当其沉醉韩剧时,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影响到身边人。受到他们影响,会使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韩国、欣赏韩国。这就为韩国推进公共外交奠定了重要前提和基础。

    笔者认为,我国在进行公共外交的过程中,应着力加强对“意见领袖”的培养工作,确保公共外交有效进行。截至2009年10月,我国已在全球87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82所孔子学院,并另外设有241个孔子课室。与英国文化协会和德国歌德学院不同的是,孔子学院是建立在当地大学之中,其课程有相当影响力。重要的是,这些孔子学院的大学生们是国家的栋梁,是该国未来的主人。这些学生,是培养“意见领袖”的最佳人选。再就是那些能“追溯两国传统友谊”和“文化交流活动”的老一代朋友。他们曾经见证过两国的传统友谊,或多或少都是历史的见证人,甚至是当事人。一般来讲,这样的“老朋友”在其国内拥有德高望重的地位。例如,柬埔寨西哈努克太上皇、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泰国诗琳通公主。以真诚的态度、恰当的方式方法,密切与这些老朋友的交往,培养发挥他们“意见领袖”的作用,对我国公共外交发展意义重大。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丁  锐(广西师范学院新闻传播学院2010级新闻学硕士研究生)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