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应为我国公共外交事业培育青年后备军

应为我国公共外交事业培育青年后备军

2012-05-07 09:40 作者: 韩方明

公共外交是一项“润物细无声”“日久见人心”的事业,需要国家政府的主导和人民大众的参与,更需要青年一代的积极投入。从博士生论坛开始,我们应有计划地为我国公共外交事业培育青年后备军。 

1015日,我出席了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和察哈尔学会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全国国际关系、国际政治专业博士生学术论坛”。本次博士生论坛的主题是“公共外交:理论与实践”,就是要让博士生们能够对公共外交领域既有一个理论上的阐发,也有一个实践上的交流。全国博士生论坛是青年学术交流的高端平台,汇集了我国该领域内最具学术敏感性和理论创造力的后起之秀。我国公共外交研究虽然才刚刚兴起,但亦应未雨绸缪,通过对青年研究人员进行有意识地培育,为未来我国的公共外交大局奠定高质量人才基础。

当然,公共外交已不再是个新名词,但我国对公共外交的研究,起步还是较晚的。我的印象是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国学界才开始有人讨论公共外交,其目的在于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友好交往。以往的提法是人民外交,我国很早就把人民外交作为中国外交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创造性地开展了“民间先行,以民促官”的外交实践,实施了“乒乓外交”“京剧外交”“围棋外交”等一系列具有创造性的人民外交,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外交格局的拓展。虽然这些人民外交带有较强的时代色彩,是公共外交初级阶段早期实践成功的案例,但其局限在于和国外公众接触面仍然较少,外交中的政治成分超过了公共成分,外国公众对中国的认识仍然是古老、狭隘的。

冷战后,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促使国际交往方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随着跨国商贸、旅游、留学以及社交网站的快速发展,全球各国人民之间建立了普遍而复杂的联系网络,形成了国与国之间强有力的纽带。公共外交一词,正是在这样的剧变中得以广泛运用的,它绝非是简单的词汇翻新,而是准确地描述了国际交往方式的重大变革。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所谓公共,就是要中国公众和国外的公众公开打交道,让国外的公众能够对中国有一个全面、合适以及深入的了解,从而能够从心理上接纳中国文化,喜欢中国文化,对中国产生亲近感。事实上,外国对中国公众的公共外交正在日新月异,美国、日本、英国等国驻华大使馆均在中国网站上开通了官方微博,赢得中国不少网民的称赞。他国对我国公众搞新形式的公共外交,我国也必须大力开展对他国公众的公共外交,以期为我国在日趋复杂的国际竞争环境中赢得更多支持力量。

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日益提高,中国威胁论、中国傲慢论不绝于耳。这让很多外国公众对中国产生了误解,进而这种误解影响到他们的议员,再而影响到对华政策。我们为什么要在国力日趋鼎盛的时候强调公共外交?因为我们要发扬民间外交的优良传统,以公共外交的方式,让世界接受一个和平的、友善的中国,一个具有国际信誉和勇于承担国际责任的中国。一是让世界人民尤其是某些西方国家的人民消除对中国的误解,认识到中国的崛起是和平崛起,是有利于世界发展的崛起;二是推动和鼓励广大中国人民参与国际交流,促进中国成为有着强大软实力、自信和令世界尊重的强国。

因此,公共外交的产生和发展,不是对外交事务领域的功能性挑战,而是中国外交转型的一部分,是中国大国战略的重要支点。只有从这样的战略高度认识和看待公共外交,才能真正把握公共外交的战略内涵和时代意义。对于青年学者来说,他们对新生事物有着敏锐的感知力,也是最有生命力的公共外交力量。近年来,公共外交在中国迅速兴起,与一大批青年博士的积极参与密切相关。早在2003年的全国博士生论坛上,就有博士生提交了有关公共外交的论文,足见青年博士生对公共外交问题的敏锐性。他们的前沿性研究可以让我国的公共外交赶上世界公共外交的步伐,给当前的公共外交政策以参考。

中国是一个大国,参与公共外交的公众和机构的面很广,但很容易大而无当。要想能够在公共外交方面做出不一般的成绩,能够打破那些污名化中国的行为,能够让国外公众认识到真正的中国,就必须调动各方面尤其是青年研究人员的智慧力量,推动学术前沿研究,深化对公共外交的认识,使得公共外交实践者可以举一反三,扭转公共外交某些方面的弱势,保持和扩大已有的优势。同时积蓄公共外交高端人才,传承人民外交传统,开辟中国公共外交事业的宏大新局面。(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韩方明)

韩方明:本刊副总编辑兼编辑部主任,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