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崛起中的中国与公共外交

崛起中的中国与公共外交

2012-06-11 13:27 作者:

崛起的中国有三大特征:规模大、变化深刻、身份不确定。这导致中国对外部世界的需求在许多方面有所不同,如国家利益的界定及维护权益的方式和力度,对世界秩序的追求等。崛起的中国一方面更需要公共外交,另一方面开展公共外交更为困难。虚心学习,讲一个别人听得懂的真实的中国故事,是中国需要的公共外交。

 

中国在崛起,不管人们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和愿意不愿意承认,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说,过去三十多年中国以年均10%左右的速度增长还不算崛起的话,那世界上就从来没有国家崛起过,崛起这个词用来描述一个国家快速发展也就完全失去了意义!承认和面对这个事实不仅是实事求是的要求,也是合理制定对外政策的需要。

本文希望探讨崛起中的中国和公共外交的关系。主要观点是崛起中的中国由于身份和利益出现急剧变化更需要公共外交。文章将首先讨论什么是崛起中的中国,其次讨论公共外交对崛起中的中国的意义,最后就崛起中的中国如何开展公共外交提出几点个人的看法。

崛起中的中国是什么?

在讨论崛起中的中国与公共外交的关系之前,首先需要弄清楚什么是崛起中的中国。简单地说,至少包括下面几个涵义。

首先,崛起中的中国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它跟一个崛起中的小国不一样,它跟一个没有在崛起的大国不一样,它跟一个崛起后的大国也不一样。国家规模大,崛起后的影响也会很大,国际社会对此的反应也会很大。过去几十年,中国的综合国力快速增长,很多产品的生产总量中国在世界上早已是第一位,比如说钢铁、水泥等产品的生产中国早就远远超过其他的国家。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在迅速地提升,结果是现在中国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世界的瞩目和关注。

 

其次,崛起中的中国是一个已经而且正在进行深刻变化的国家。过去30多年,由于实行了改革开放的政策,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国家了,而且还在变化的过程中。

一是中国正在从封闭走向开放;二是中国正在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三是由于中国走向开放、实行市场经济,中国也开始从贫穷走向富裕;四是执政理念也在变化,那就是从人治走向法治。

第三,上述变化和其他一些变化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但还没有完成,这使得中国又是一个身份不确定的大国。比如说,中国到底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中国说是“发展中国家”,但是当中国的外交官和领导人在外面和第三世界国家的人讲“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时候,很多人都笑了!这些人有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也有来自发达国家的。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相信中国领导人讲的话,不愿意相信中国外交官讲的话,而是因为他们觉得中国跟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太不一样了,要发达多了。

中国到底是一个贫穷的国家还是一个富裕的国家?这也是一个问题。说中国是一个贫穷国家吧,很多中国人确实还很穷。说中国是个富裕国家吧,也对,很多中国人真的很富有,据说中国的富翁人数是全世界最多的;跟一般第三世界国家相比,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所享受的物质生活水平相对来说也要高些,但离发达国家又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还有,中国到底是一个法治的国家还是一个人治的国家?这个问题也难回答。说它是法治国家也对。经过多年努力,中国已经建成了一套比较全面的法治体系,法律工作者人数和素质上都有很大提高,无论从立法还是执法方面比以前都有很大改进。说它是人治国家,也不完全错。不少该立的法律法规还没有立,该修改的法律法规还没有修改,不少问题上人治的现象还比较严重,一些领导个人以各种名义干预司法的情况还时有发生。可以说,中国正在朝法治国家迈进,但还不能说是个完全的法治国家。

再有,中国到底是一个强国还是弱国?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发展,中国的经济规模不断扩大,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日本,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有可能超过美国。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国防力量也不断增强,不仅有了现代化装备和训练有素的战士,而且有了像东风-21、歼-20、反卫星系统、航母等尖端武器或能力。在很多人看来,中国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但是,也正如很多人指出的,中国在很多方面还是个弱国。无论在人均收入、科技水平和国防力量,还是在创新能力、法治水平和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上都与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不久前在哈佛大学举办的一个聚集众多美国著名教授和前官员的中美关系研讨会上,与会者就中美实力对比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绝大多数与会者认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除了在GDP总量上有可能赶上美国以外,在其他领域,如政治、军事、科技、创新和软实力都不大可能。

 

最后,由于中国身份的不确定性,崛起中的中国也是一个令人困惑的大国。中国反复告诉外部世界中国永远不称霸,但在许多外国人看来,也许这只是说说而已,最多也只管现在。有一位对中国还算比较友好的国外学者说:我真心地相信中国政府说的是它的本意,那就是现在中国真的不想称霸。但是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屁股决定脑袋,也就是说人在什么位置上就会从什么角度考虑问题。按照这个逻辑,当中国实力发生变化的时候,中国在这问题上的想法和看法也会变。当中国真的有了称霸实力的时候,中国会不会还是不称霸呀?中国怎么能够让我们确信中国将来也不会称霸呀?作为崛起的大国,告诉别人它将来不称霸至多也只能让别人半信半疑。要想完全说服对方,似乎是件无法做到的事。因为只有当中国真有了霸权的实力以后,中国还不称霸,别人才会相信你,但那是将来的事情,将来的事情现在是无法完全把控的。

崛起中的中国要什么?

综上所述,崛起中的中国是一个变化的大国,是一个身份和利益都不确定的大国。这样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要什么?这是一个国际社会非常关心的问题。显然,崛起中的中国和没有在崛起的中国还有崛起以后的中国所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没有在崛起的中国是一个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国,面对自己无法主导甚至无法影响的,特别是对自己不甚友好的世界,要么愤世嫉俗痛斥这个世界,声称要推翻这个世界,要么“韬光养晦”埋头苦干,积极在这个世界中寻找机遇。毛泽东时代采取的是第一种做法,邓小平时代采取的是第二种做法。

与之相对应的是崛起后的中国,这是一个主导世界事务的中国,是一个强大的、在国际上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尊重和拥戴的中国。它有着一套内外统一的价值主张,它在国际上积极维护一个与之相符的、兼顾中国与世界利益的国际秩序,它不断提出新的理念和主张,引领世界共同处理面对的各类问题,它在国际上主持道义,它的利益遍及全球并与其他国家的利益多有重叠并密切交织,它通过各种国际机制维护和推动这些利益。这个中国非常在意这个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繁荣,非常在意各国接受并遵守人类最为珍视的、具有普遍意义的道义原则,非常在意通过加强国际合作来推动上述目标的实现,并把这一切看作是自己的国家利益。

尽管上述两种情况截然不同,但中国要什么却是可以预期的。但一个崛起中的中国则不同,由于身份和利益在不断变动,没有定型,所以它要什么也很难确定。许多时候它还是从过去的、从弱国的角度看待自己的利益,还是那么在意别人对它的批评,好像这种批评能够改变什么。国家领导人出访时还是那么在意对方的接待方式和礼仪,好像哪点不到位就会损害中国的地位和形象。在应对全球治理问题时,还是那么在意坚守主权原则,好像自己还是国际干预的对象和弱者。与此同时,中国有些要求又是未来的,比如说要求在国际上与美国平起平坐,主张西方国家放弃自身利益去援助发展中国家,甚至谋求在国际问题上的主导权。总之,崛起中的中国是个变化中的中国,身份不确定的中国,它对世界的要求是变化的,有时甚至是矛盾的。

崛起中的中国更需要公共外交

所有的国家都需要公共外交,这是因为有效地开展公共外交有助于减少外界对本国的猜忌和化解敌意,为自己改革和发展建构一个和平和友好的国际环境,有助于塑造一个良好的国际形象,增加自己在世界上的吸引力和影响力,有助于加深对自身利益和愿望的理性认识,推动国内改革和不断完善自己。正是由于上述原因,世界各国都越来越重视公共外交。

崛起中的中国更需要公共外交。崛起中的中国无论是身份、利益和需求都在变化,这些变化正在引起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担心和猜忌,它更需要通过开展公共外交减少对中国的猜忌和化解敌意,从而为自己改革开放建构一个和平和友好的国际环境;崛起中的中国需要加快改革和发展,它也更需要通过开展公共外交在向世界说明自己的过程中加深对自身不断变化的利益和愿望的理性认识,从而推动国内改革和不断完善自己。崛起中的中国的利益和责任都在跨出边境,走向世界,它也更需要通过开展公共外交增加自己在世界上的吸引力和影响力,从而更好地维护自己的利益和承担国际责任。

崛起中的中国需要何种公共外交?

尽管崛起中的中国更需要开展公共外交,但在这方面也面临很大的困难。这是因为它自己在变化,别人很难理解,自己对自己的变化方式、内涵也很难把握。中国的未来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对未来的设想有太多思想上的混乱。这种情况一方面导致国际上对中国有太多的误解和偏见,另一方面使得中国开展公共外交异常困难。但是,再困难也要做,没有其他的出路,做了比不做好,做好了中国和平发展的前景和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才有更好的保障。

崛起中的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公共外交?至少有如下几条需要注意。

一是要讲一个真实、客观和全面的中国故事。虚、假、片面的故事,最终效果都不会好。这方面中国也有过教训。60年代初,蒙哥马利元帅访华,那时中国正在遭受饥荒,当时为了维护中国的形象,中国没有告诉他实事的真相,结果他离开中国后逢人就讲中国没有出现饥荒。表面上看,中国对蒙哥马利元帅的公共外交很成功,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失败的案例。为什么呢?因为蒙哥马利的情况是片面和不真实的,“纸里包不住火”,当别人知道事实的真相以后,中国便失去了信誉。所以,中国要开展公共外交一定要做到真实、客观和全面。

第二,要讲一个别人听得懂的真实、客观和全面的中国故事。中国人不能用中央文件的口吻,不能用《人民日报》的口吻对外讲中国的故事。中央文件和《人民日报》的受众是中国人,中国人对中央文件和《人民日报》上的文章的内容和词汇的含义都很熟悉。但外国人生活在非常不同的国度里,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对中国并不了解,对中央文件和《人民日报》上的文章的内容和词汇更不了解。要想让他们听得懂,听得有意思,听得进去,就要了解他们,用他们听得懂、听得进的语言和方式讲中国的故事,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第三是虚心地讲一个别人听得懂的真实、客观和全面的中国故事。所谓“虚心”,就是不管你过去取得多大的成就都要谦虚。实际上,人无完人,国无完国,一个国家不管做得有多好,它都会有很多问题的,特别是像中国这样一个处于变化过程中的国家,问题太多了,更需要谦虚谨慎。中国的情况太复杂了!如果近看国内的问题会觉得特别地悲观,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又会觉得特别地乐观。凡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大都认为现在比那时要好得多了。什么叫“虚心”?“虚心”就是不仅要讲中国的成绩,也要讲中国的问题;“虚心”就是愿意听别人的意见,包括批评的意见。现在中国已经强大和进步到了这样一个程度,那就是需要对外国人对中国的批评采取一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而不是动不动就跳起来反击,好像反击了以后中国的问题就不存在了一样。

最后,要以学习的心态虚心地讲一个别人听得懂的真实、客观和全面的中国故事。讲好中国的故事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它不光可以推动别国人对中国有更深刻、更全面、更真实地了解中国,也可以推动中国人深刻地反省自己、认识自己,从而更好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讲清楚、说明白中国的情况既是中国改善国家形象的需要,也是中国不断进步的前提。对外讲中国需要什么的时候,中国人首先要说服自己到底要什么,比如说什么是一个中国的理想的世界?如果中国人自己不能说服自己,就无法跟别人讲清楚。而只有说服自己做的事情是合理的,自己要的东西是正当的,自己追求的东西是美好的,中国才有可能不断改进自己,才能够进步,才有可能把中国的事情做好。所以,做公共外交的目的,不光是加强别的国家对中国的了解,也是加强对自己的了解,从而推动自身的进步。(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贾庆国:公共外交季刊编委,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