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会刊 -> 我的中国缘与美中关系展望

我的中国缘与美中关系展望

2012-07-20 09:59 作者: 刘亚伟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先生是中美建交公报的签署人。他早在1949年就访问过中国,他的生日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之日。这位与中国有缘的美国前总统接受了本刊的书面采访,以他独有的视角展望了美中关系的未来。

    请先谈一下您与中国的特殊关系?

    我最早接触到中国时还是一个孩子。每个周末去教堂礼拜,牧师都会说,从脚下挖一个洞就可以直通中国。那里的人民很穷,战乱不断,需要支持。我每周去做礼拜都会向教会捐零钱。

    我的舅舅当时在美国海军服役,有一段时间驻扎在中国。他不断从中国给我写信。他在一封信里写到,中国有个孙中山,孙中山就像是美国的华盛顿。他从中国带给我的一个帆船模型一直在我床头放着。

    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是1949年,当时我还是个年轻的海军军官,我们在沿岸进行了访问,包括香港和青岛。也是这次访问让我对中国产生了更加浓烈的兴趣,但我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在青岛的时候,我们能看到国民党军队开始撤退。在我离开中国的几周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成立了,我的生日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之日,我想这就是我和中国的缘分吧。

    作为公民、州长、总统和卸任总统,您认为您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我一生中有很多机会能够去尝试不同的事情。而我做过最好的事情,就是和邓小平一起推开了中美之间的那道门,也让世界了解了中国。我认为邓小平在恢复中美外交正常化以及随后的改革中所作的努力,真正改变了中国人民的生活,而我也非常高兴能够在这个巨大的改变中占据一个小小的角色。

    不错,尼克松40年前率先到了中国,并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但是他没有说是哪一个中国。1978年年底,在邓小平和我的督促下,中美进行了紧张而秘密的谈判,最后终于达成共识,签署了建交公报。公报发表后三天,中国政府宣布了改革和开放政策(指在1979年12月18日召开的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编者注)。邓小平是一个伟人,他的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为中国今天的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不久前我与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会面(2011年12月9日)中,我们谈到了两国之间关系的转折和这个双边关系的重要性。中美邦交正常化不仅是两个伟大国家之间关系的转折点,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之间关系的转折点。中美关系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的稳定会极大地影响亚太地区的稳定和世界的稳定。

    您怎么看美国政府对中国的人权纪录的批评?

    自从我卸任进入卡特中心,就一直致力于改善中美关系,克服双边分歧,确保中美之间的争执不会严重到使美国与中国这两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关系交恶。然而摩擦和龃龉都是必然的,美国对中国的批评集中在人权方面。但我看到中国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前,中国人不能经商,不能保障私产安全,也无迁徙自由,人民缺乏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圣经》不能发行,这些使中国与外界的关系非常紧张。但现在与25年或30年前相比,中国在人权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现在中国融入世界的程度非常深广,对世界也有了更大的影响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中美之间相似点必将增多。我们之间有很多差异,像文化、政治体系、历史,从很多角度来说,我们是不同的,但毫无疑问的是,中美之间的友好关系将会对我们两方都有好处,对世界其他国家也都有好处。

    中国与美国会在不远的将来因汇率等问题发生冲突吗?

    现在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外债国,持有1万亿美元左右的债券,但我不认为这是对美国的挑战。如今中国的经济实力已被欧洲国家及我们所承认,比如欧洲最近就请求中国出手救市,帮助他们走出困境。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有巨额财政储备,中国能生产创新产品,提供更为全面的教育;相较而言,美国却原地不动,我们没有在全球经济影响力、政治影响力和教育质量方面取得实质进展。中国在大踏步迎头赶上,这对美国来说并不是坏事。现在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要赶上美国还需要至少20年。这取决于美国如何应对经济挑战,以及中国能否保持惊人的增长速度。在历史上,保持每年10%的经济增长速度对任何一个国家都很难。这样的速度对美国来说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中国却做到了。但是,中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例如,在提高人均收入方面。

    我不认为中美会进入贸易冲突战,由于共和党参选人面临的右翼压力,这个问题的确被政治化了。但这些压力在本质上是暂时的。当共和党人锁定某个可能当选总统的候选人后,他对中国的态度就会缓和很多,会看到与中国合作对美国有益。在我看来,这仅仅是选战年间政客们惯用的演讲之道而已,这样的情形在4年前、8年前、16年前和20年前都发生过。但是,这些并不重要。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朋友,我认为三十多年前我们所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一直不同意用“威胁”这个词来形容中美关系。无论在军事上还是经济上,我没有看到中国有任何对美国的威胁。

    您认为中国和美国可在哪些方面扩大合作?

    过去11年中,全球贫富差距正在拉大。这个差距甚至现在仍然在增长,但是中美两国能够通过携手合作将其解决,特别是对于非洲的国家,更要给予帮助。对于非洲的30个国家,美国一直希望能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注意到中国在非洲发展过程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促进角色。我相信两国能够给非洲人民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卡特中心在大约35个非洲国家有项目,我也会定期去那里访问。我们刚观摩了北非突尼斯和利比里亚的选举,更早是在塞拉利昂,年初时是在南苏丹监督公投结果。我们在这些地方都看到了中国的影响力,中国在当地的使馆规模宏大,外交人员众多、投资额与日俱增。如果没有经贸投资和政府间的长期合作,就不必建大使馆,大使馆的规模是一个政府在所驻国影响力程度的重要标志。

    在亚洲,我们的一个主要担忧是朝鲜半岛。我曾三次访问过朝鲜,是为数不多的造访朝鲜的外国人之一。我明确的认识到想要解决朝韩问题,基本上要依靠中国的斡旋。中国非常明智,在过去20年与朝鲜和韩国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是在朝韩都拥有特殊政策优势的国家之一,这对营造朝鲜半岛的和平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今天已经有超过15万的留学生在美国大学求学。奥巴马总统表示希望每年至少有两万名中国的留学生能来美国深造,同时也希望美国的年轻人到中国去读书,去了解中国文化,搭建两国文化交流的桥梁。

    请您对《公共外交季刊》读者讲几句话吧?

    国之间的关系从来就不仅仅是政府之间的关系,公共外交是任何外交关系的基础。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在中美建交之后大大提高,一个大国没有硬实力不行,没有软实力也不行。公共外交是提高软实力的重要途径。美国和中国已建交33年,双边关系经常起伏不定,但能保持基本的稳定。这一稳定不仅来自双方领导人的睿智和远见,也来自两国民间交流的扩大和加深。

    33年前邓小平和我还有一些计划到目前都没有完全实现。即使中美两国在文化和政府体系下有很多不同,但是我们都要面对一些根本性的问题。这些问题将影响到全人类。我们只有通过合作而不是争吵才能共同推动人权的发展,只有通过和平而不是战争才能解决国际争端,通过合作而不抵抗才能应对全球气侯变暖。希望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外事委员会主办、察哈尔学会承办的《公共外交季刊》能为这样的大合作添砖加瓦。

    (2011年12月8日,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与察哈尔学会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共同召开了中国非洲关系研讨会。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和夫人参加了这次研讨会。会后,卡特总统接受了《公共外交季刊》的书面采访。卡特总统的书面回答由刘亚伟和杨韧整理。刘亚伟: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杨韧:佐治亚州立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硕士研究生,卡特中心中国项目实习生。——编者注)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网上讲座

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版权所有 | 网络技术支持:上海热线

内容纠错 | 网站法律顾问